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当前位置: 澳门皇冠体育ap > 试驾评测 > 正文

激流勇进VS不温不火,一汽、东风改革相对论

2020-02-12

 
      

自八月初上任以来,徐留平对一汽的改革就始终未停止过,一汽集团职能部、一汽红旗分公司、一汽技术中心等单位先后经历了人事改革。

国庆之后,人事变革似有愈演愈烈之势,组织机构的重新部署调整,重组后为16个厅、部、室,集团直管9个部、院、工厂。

为了精简队伍编制,一汽内部人士透露,一汽的人员优化是持续的,这种人事变革将半年或者一年举行一次,实行末位10%淘汰制,真正建立一种完全市场化的人才机制。

一汽如此如此大刀阔斧的改革变动,让人不禁想起了同宗一脉且同病相怜的东风,这个还在沉睡中的雄狮。

同样是受困于体制问题,相较于一汽的激流勇进,东风的改革显得有些不温不火。

同病不同源

关于一汽和东风,业内人士都心知肚明,主要是体制僵化带来地停滞不前,但二者同病不同源。一汽的问题主要在自主品牌,二汽则更多受合资品牌掣肘。

一汽困局最直接的就是销量反馈,目前红旗旗下大众消费车型就H7一款,搜狐数据库资料显示,红旗H7今年1-8月累计销售2500辆。

奔腾事业部相对好很多,今年1-8月累计销售6.29万辆,但也只是恰好自保,如今长城、吉利等自主品牌一个月销量都是10万左右,几乎是奔腾品牌一整年的销量。

不仅如此,一汽自主品牌产品矩阵也呈现散、乱、差的特点,目前一汽自主旗下包含红旗、奔腾、夏利、森雅等众多子品牌,普遍“战斗力”低下。目前除了奔腾品牌的车型矩阵相对健全,夏利、红旗、森雅等基本都车型品类单一,空缺很大。

为此,徐留平给其做了一系列的瘦身手术,成立红旗事业部、奔腾事业部、打散技术中心,据称夏利也将并入奔腾事业部,这也是多品牌企业瘦身的常规做法。

东风的问题主要在合资品牌,除了东风本田、东风日产等日系企业,东风旗下的神龙、东风悦达起亚、东风裕隆等大多合资企业都销量萎靡。

神龙内部人浮于事、体制僵化在汽车圈已经不是秘密,今年来的销量连续下滑也一直被外界持续关注。

然而东风颓废的合资车企远不止神龙一家,东风悦达起亚销量断崖式下跌尤为明显。今年1-8月,东风悦达起亚销售17.27万,同比下跌52.83%。如此大的销量跌幅恐怕不是“萨德”这样简单的客观原因能够自圆其说的。

东风裕隆的销量更为惨淡,今年1-8月,东风裕隆纳智捷品牌销售0.96万,同比下跌60.57%。这个销量甚至不及大多企业一个月销量的零头。

当然,每个企业和品牌的情况不同,销量下滑的原因也各有差异,不能一言以蔽之,但不管是一汽还是二汽,受体制问题困扰是绝对绕不开的一个话题,所以二者可说是同病不同源。

药方综合或是良策

很显然,作为汽车圈里的老人,徐留平和竺延风的眼光达到了一个资深“老中医”该有的水准,但关于对症下药,二者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。一个是激流勇进,一个是不温不火。

一汽连月来的变法,如轰炸机一般,源源不断,对于一汽的改革,外界给出的评价是准、狠,但唯一值得商榷的就是不够稳。

细细想来,一汽改革的很多事情显得有违常理,比如“711制度”——即每周工作7天,每天工作11个小时。工作计划和目标从以年为单位计算变为以月、天为单位。

还有10%的末位淘汰制度,总有垫底的员工,难道要一直淘汰下去吗?显然建立一种健全的赏罚机制显得合理的多。

相较于徐留平的临危受命,竺延风的情况要好很多,他赴任东风的口,一切尚有回旋之地,但深化改革的速度还是没能赶上市场变化的速度。东风的大多合资品牌企业合资品牌销量还是自去年开始急转直下。

事实上,东风的改革在竺延风赴任之初就已经被提上日程。

薪资待遇上的三步骤战略,人士任用上的勇敢果决,无疑展现出东风在改革上的坚定不移,其中对神龙的改革尤为明显。今年年中,安铁成接替刘卫东出任神龙董事长;8月初,东风雪铁龙品牌副总经理车艳华远赴沃尔沃;9月,东风雪铁龙总经理饶杰也被爆离职;不久前,周海波接替李海港出任东风标致总经理。

昨天,神龙刚刚开始了“重回赛道”研讨会。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变。

一直以来,东风也在积极探索合资品牌的出路,但唯一让人遗憾的是,其并未给出进一步的跟进方案,扬起斧头之后就戛然而止了。比如人士变动之后采取怎样的措施来改变现状,研讨会之后拿出怎样的方案来扭转颓势,这一点显然与一汽形成鲜明对比。

激流勇进容易物极必反,凡事欲速则不达,而不温不火又容易温水煮青蛙,煮着煮着就把自己的方向和斗志弄丢了。

对于改革,一汽和二汽在大方向上都无可厚非,但是在具体推进的细枝末节上,如果二者能够一进一退,药力综合,或许一切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。